观点 | “自动声场校正是万能的吗“ DRC房间声学处理功能的3个使用攻略!



  前面我们讲过现代DRC的两大种类,数码EQ由于是透过衰减Bit资讯来调整的方式,因此数码EQ用得越重,也就代表损失越多音乐资讯。

  但DRC之所以成为另一股新风气,是因为它做到以往很难做到的事情。数码EQ最大优点,是可以像手术刀一般精准针对指定频率下手,这点在处理空间不可避免的中低频峰值时可说是最佳解。除非请专家像打造音乐厅一样量身打造家庭影院视听室,否则要用现成的低频陷阱精准去除峰值而不影响到周遭频率,难度实在太高。这既是数码EQ最大长处,也是最难取代的优点。

  还有呢?数码修正只需要调整参数,不需要更改空间的设计就能大幅改善声音问题,也不像安装、更动声学材料时需要东奔西跑,只需要研究输入什么参数是最佳解即可。

  

观点 | “自动声场校正是万能的吗“ DRC房间声学处理功能的3个使用攻略!



  搭配声学材料

  至于如何最大化利用数码EQ,将资讯损失降至最低呢?个人认为还是必须搭配传统的声学材料来进行。传统声学材料相对于数码EQ的优点,就是在不会衰减音乐资讯之下,能够轻松在够宽广的频率内,作相当平均的吸音或扩散;而且除了量感之外,也能适当控制残响时间使之不会太长。

  因此在使用数码EQ之前,还是尽可能在聆听空间内安置声学材料。只要在地上铺上长毛(厚)地毯,在侧墙的第一反射区域设置吸音材、喇叭背墙使用扩散板或做吸音等几个关键点有作处理,就能获得很大幅度的改善,且不会过于复杂。除了使用声学材料之外,喇叭摆位当然也是必须重视。不过因为一般居家环境之下喇叭摆位很大程度关系到居家动线等问题,因此在允许范围内尽可能即可;摆得越好,后续数码EQ的负荷就越轻。

  

观点 | “自动声场校正是万能的吗“ DRC房间声学处理功能的3个使用攻略!



  精准切除低频峰值

  经过声学材料的处理,200Hz以上已经处理过一次,大范围的扭曲以及残响过长等问题应该已经解决了不少。不过此处还有两个问题待解决:200Hz以下无可避免的低频峰值,200Hz以上量感依然特别突出的频段。低频峰值传统上是使用低频陷阱处理;不过低频陷阱因其往往体积庞大之外,有时峰值只存在很窄的频段内,低频陷阱很难精确针对特定频段处理。另一方面,相对于大范围频段的改变,人耳对窄频段讯号损失相较之下没那么敏感(除非是聆听单一频率正弦波)。因此使用数码EQ来解决峰值问题是最为合适的选择。至于200Hz以上,只要不是差异太大,不会如低频峰值一般产生很明显令人不快的声音。因此可以依个人斟酌与聆听情况将还是太突出的部分适当衰减。

  

观点 | “自动声场校正是万能的吗“ DRC房间声学处理功能的3个使用攻略!



  追求最佳解的浪漫

  顺道一提,5kHz以上到底需不需要处理?照理来说5kHz以上几乎都是泛音,人声跟乐器基音几乎不太可能到那么高的频率。而且5kHz以上波长很短,很容易自然衰减,传统上认为不需要特别处理。不过如果你跟笔者一样都是追求平衡者,建议还是评估下5kHz以上的响应曲线是不是衰减太严重,以至于与5kHz以下落差太大。如果是,可能需要评估适当衰减5kHz以下整体来维持三频适当的平衡。

  

观点 | “自动声场校正是万能的吗“ DRC房间声学处理功能的3个使用攻略!



  EQ的调整虽然不用爬上爬下,移来移去。但一边判读频率响应一边思考如何下参数,其实也是非常花时间与精力的。老实说如果不想如此麻烦,使用有自动校正技术的品牌,让专家设计的校正软体来解决就是了。但是身为不断追求更Hi End境界的音响迷,追求理论上最小负作用,最大程度优化的参数,也是一种不太理性的浪漫吧?

  文/ 蔡承哲